默染

沙雕染一个。热爱我家神仙画绑阿莫。头像来自阿莫。壁纸来自神仙列表bom。长期废话。过激金吹锦依卫园丁厨。热爱all园all金all依。裘园佣园雷金我命。雷点巨多注意。

暂时淡圈

由于想换个手机所以暂时不会产粮专心搞学习去了【ntm】

放心坑都会填的

等我回来噢。

可能会等到寒假。

删lof啦。

QQ还是可以联系的w


【all金】震惊!某游戏知名大佬惨遭骗婚……

金的女人绝不认输

标题党,骗婚内容不多。


――


金现在正弱小可怜又无助地蹲在小溪边上画圈圈。


啊不,应该说他的游戏角色正在这么做。


天知道嘉德罗斯发了什么疯才会丧心病狂地把他约到游戏的小溪边等他。此时的游戏角色正打着喷嚏,看起来再等一会就会感冒了。金一边在心里疯狂殴打嘉德罗斯,一边苦兮兮地等着他。


右下角的好友图标忽然晃动起来,金点开看见格瑞给他发了条信息。


『所见皆可斩:不用等了,嘉德罗斯不会来了。


            为什么啊?!我等了好久……:矢量箭头


所见皆可斩:不要问为什么。


                                           好吧……:矢量箭头』


金撇撇嘴,觉得莫名其妙,操控着人物坐上独角兽前往主城区。游戏中金发的小人又打了个喷嚏,蔫蔫地垂着脑袋。“不会吧,这么快就感冒了吗?”金小声嘟囔着。


不过主城区的温暖天气很快就让角色又活蹦乱跳起来。他操纵角色转了两圈,点开任务栏思考着今天做什么任务好。


“嗯……采药的话……诶诶诶!?怎么回事?!”透过半透明的任务框,金清楚地看见他的角色被黑发的小人一把扛起,然后蹬蹬蹬跑起来。


他挑挑眉,点开好友戳开雷神之锤的头像打下一行字。


『喂喂??你要把我背去哪啊??:矢量箭头


雷神之锤:背去结婚。


                                    ??????:矢量箭头』


打了几个字的时间角色已经被背到了结婚殿堂前面,就在雷狮向他发出了求婚的时候,嘉德罗斯一棒子打到雷狮身上,强行打断了求婚。雷狮冷哼一声,操控角色攻击嘉德罗斯。


“……他们俩怎么又打起来了。”金挠了挠脑袋,从雷狮身上下来,然后骑上独角兽向野外跑去。


总而言之还是赶紧跑不要被波及到了。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撮了口桌上的冰奶茶,还没咽下去就被屏幕中忽然跳出来的安迷修吓到了,咳嗽起来。


他缓了一会,这才抬头点开晃的好友图标查看安迷修发的信息。哎?那个新的双人副本的话……金思索一会敲下一个ok发送过去,顺手发了个组队申请。


雷狮刚追上来就看见两人凭空消失,琢磨着应该是去下副本了,只能抿起嘴角接着跟嘉德罗斯打架。


新出双人副本难度不算很高,至少还没到金要拼尽全力才能过的地步。他悠闲地敲打着键盘,看着婚礼教堂正中央的神父boss被最后一个暴击解决,分了掉落物美滋滋地转了一圈查看传送出去的光圈在哪。


奇怪的是只在宣誓台面前有两个光圈,他有些不解地操纵角色站了上去,两个角色刚站好,宣誓台后忽然出现一个慈祥的神父,原本空空荡荡的座位也坐满了人。“咦诶诶???”金瞪大了双眼。


什么鬼啊?!


这时屏幕上方飘过一条系统公告“恭喜玩家 最后的骑士 与玩家 矢量箭头 结成夫夫!”。世界频道很快就炸开了:矢量小天使居然结婚了?!


『                怎么回事???????:矢量箭头


最后的骑士:抱歉……


                                               ???:矢量箭头』


对方不再回话,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害羞直接下了线,列表里的一堆在线的好友很快发来信息,大多都是问怎么回事儿。


金很有耐心地一条条回过去,然后苦恼地挠了挠脑袋,叹了口气。没办法咯,反正又不是现实中真结婚,就这样吧。


他扶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第二天安迷修一上线就被嘉德罗斯格瑞雷狮群殴。【bu】


【all金】今天的魔法学院传绯闻了吗?!

今天不写三篇以上all金我就不叫默染。


――


金,魔法学院风系院一年级新生,然而刚入学就收到一大堆情书,原因是魔法学院舔狗太多【划掉】原因是长得太阳光可爱了。


金本人对此很苦恼,因为把信一个个寄回去真的很麻烦,直到某天嘉德罗斯一怒之下在金邮箱上贴了个“渣渣是我的别想了”的纸条并署名嘉德罗斯,于是再没有其他人的情书送过来了。格瑞知道之后也在金邮箱上认真写了张纸条:发小比朋友更亲密。雷狮一挑眉也掺合了进来,随手贴了张“小鬼一定会是我的”上去。


没过两天金邮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纸条。然后他一气之下……把纸条吹得满天都是,不知道都飘在哪里去了。


第二天由凯莉执笔的魔法学院日报上的头条是:震惊!多位学院大佬竟公然对新生……


嘉德罗斯一脚踹烂了报社的门。


嘉德罗斯是火系二年级的,由于天赋极高从一年级开始便坐稳了火系院的第一的宝座,靠着不断挑战新的学生,最后成功成为全魔法学院第一。不过跟第二打起来谁赢还是个问题。


第二是土系院的格瑞,不过跟第一似乎不相上下。因为是金的幼驯染的原因一直被众人嫉妒【bu】。


金对此毫不知情。依然每天笑呵呵地给每个人发朋友卡。


『不要慌,一个一个来,朋友卡总是会有的。

      ――雷狮』


身为风系院的一员,金觉得他是绝对不会向外院请教风系知识的!毕竟他和风系第一安迷修也认识!可以找他请教啊!金这么想着,推开了安迷修房间的门。


然后他看见雷狮正拽着安迷修的领子,而且他们俩凑得很近。他们俩的视线都转向了一脸惊讶的金。


“……打扰了。”他关上门。雷狮不爽地扭过头,拽着安迷修领子的手捏的更紧,声音低沉地威胁道:“如果小鬼他真的误会了什么――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哈?在下还没说恶党你是怎么让王子殿下误会的呢。”安迷修也很不爽。鬼知道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进来啊喂??!


雷狮没说什么,他松开安迷修的领子,向门外跑去试图向金解释,然而此时的金正在被凯莉在旁边的咖啡厅灌输“安迷修和雷狮他们其实是真爱”的思想。


金一脸复杂,然后艰难地点了点头:“凯莉……我懂了,我应该理解他们隐藏这些是为了什么……”


雷狮路过咖啡厅正巧听见这句,他身子一僵,脑海里全都是一句话:


哦豁,完蛋。


于是魔法学院整整传了一个月安迷修与雷狮的绯闻,最后安迷修一副痛苦得要哭出来的样子才让金相信了他们之间真的是死敌关系而不是那种冒粉红泡泡的关系。


凯莉的报社门又烂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而凯莉的报社门一共烂了三次,还有一次是她在报刊上登了一张她和金牵手的照片。事实上并没有发生什么,然而仅凭一张照片加上一些故意往暧昧方向引导的文字,学院里又流传起绯闻来。


然后一帮大佬把门直接踹碎了。


金对此非常害羞:“我和凯莉怎么会发生那种事啊……!我们可是很好的朋友啊!”


众人:忽然开心.jpg


凯莉:不慌,朋友卡你们也有.jpg


果然,金下一句就是:“大家,都是我的好朋友啊!”


看着满脸绝望的众人金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


【all金】凹凸森林今天也很和平

沙雕嗯。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森林名为凹凸森林。里面居住着许多杀人不眨眼【bu】吃人不眨眼的野兽。


金是一只幼猫,然而他现在正在凹凸森林里瑟瑟发抖看神仙打架。


“滚啊鶸小鬼是我的!!!”雷狮一爪子糊在安迷修脸上。安迷修不甘示弱地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在下会守护王子殿下的!才不会让你这种恶党夺走!!”


金:快住手!你们不要打啦!


格瑞从树后悄悄绕到金后面,小心地叼住幼猫的后颈便向自己的巢穴奔去,半路被嘉德罗斯杀出来拦住。“格瑞!把渣渣放下!我们来打一架!!”嘉德罗斯弓起身子蠢蠢欲动。


“……拒绝。”格瑞将金向前一抛,跃过嘉德罗斯正要接住金,路过的一只黑鹰用两只爪子稳稳地抱住了一脸懵的橘色幼猫,格瑞扑了个空,落在地上抬头看着得意扬扬的凯莉。


凯莉看着他们俩满脸恼怒忍不住飞高了些,语气带上一丝嘲讽:“哟,原来是你们俩啊,既然您都把他送给我了,我也不能不要对吧?这个傻小子我就带走啦~”


金弱弱地喵了一声,不敢往下看。我恐高啊啊啊啊啊!!!!!凯莉能不能不要这么粗暴!!!!幼猫抖着身子往上缩了缩,闭上眼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


世界忽然天旋地转起来,金悄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安迷修叼着跑。“安、安哥……?”金小声地叫了一声。“王子殿下放心!在下会保护好您的!”狼眯起眼,将幼猫放在自己背上然后回答。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会让那群不怀好意的禽兽……啊不对我好像也是禽兽……


安迷修一边跑一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后面一堆禽兽【bu】追着他,嘉德罗斯跑得尤其快,不过好几次差点追上又被安迷修加速躲开。“把渣渣放下!!!”嘉德罗斯怒吼着。趴在安迷修背上的金抖了抖,贴得更紧了,生怕掉下来。


“跑得好……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幼猫小声的嘟囔还没说完就被树上埋伏已久的帕洛斯用尾巴一把卷起,随后在树间飞速游走。安迷修一懵,光顾着去看金被捞向哪里面前的树干却没注意到,砰地撞了上去。


雷狮皱起眉,停住脚步转头往巢穴奔去。嘛……帕洛斯那家伙会不会去倒不一定。格瑞一脸冷漠尾随雷狮身后,嘉德罗斯凑到安迷修身边绕了绕,一脸无趣地离开:“切,还没死嘛。”


凯莉思考了一下,敛翼俯冲到一块大石头边停住,对一脸呆的紫兔子说道:“哎紫堂幻,我跟你说啊……”


紫堂幻听完眼睛一亮,迈开腿向森林某处跑去。


此时金正在怀疑人生。“帕洛斯你能不能慢……慢点……我快要吐了……”幼猫飘出几声无力的呻吟,帕洛斯稍微慢了些,不过恶趣味地把他抛起又稳稳地接住。


然后他看着幼猫一脸委屈,眼角的毛甚至已经湿润了。


“……秋姐你怎么在这?”帕洛斯一脸疑问,等幼猫中计转过头便蓄力将金扔向树下的佩利。还是让那个蠢狗去哄吧。


佩利正在树下绕着圈,数到第二十圈的时候金如约而至,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开口金就哇哇大哭起来,抬头一看帕洛斯已没了踪影。


他:……xpcidbcouwbe【脏话】


他没办法,只能将幼猫驮在背上,然后快速向巢穴奔去。老大应该会有办法的吧?!


雷狮打了个喷嚏。


在佩利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背上的毛已经被哭湿了,雷狮有些头大的将金放在地上。“怎么回事?小鬼怎么哭了?你欺负他了?”雷狮抬头问道。


佩利趴在地上,朝帕洛斯的方向努了努嘴。雷狮凶狠地转头,眯眼盯着帕洛斯。


格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他冷静了一会,然后冲了上去,叼起金就跑,在看到紫堂幻时停下了。


因为他看到紫堂幻身后一脸和善的秋。


今天的凹凸森林依然和平啊。


生日快乐,我的天使。

?记错日子了金金生日不是今天

那就明天产一整天的沙雕all金叭


如果我今天作业能写完

明天我就产一整天的沙雕all金庆祝金宝生日

写完作业吃完饭就码一整天字

前提是今天写完作业。


关了几辆车然后
emmmmmm果然现在的老福特更严了

零度。肆: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仍然是预告。
周报稿也没交生贺也没写完
慌得雅痞